云顶集团钢铁

“撤镇设市” 解开城市发展自主权的禁锢

发表日期:2019-09-29 09:20:14 云顶集团钢铁

近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正式升级为“县级龙港市”。龙港市不设乡镇街道,由浙江省直辖,温州市代管。这意味着,继2017年“撤县设市”重启之后,舆论热议已久的“撤镇设市”终于开闸。 事实上,从镇到县级市,不仅是行政级别的提升,更意味着从“乡镇”到“城市”的跨越,标志着中心镇市管理权限的改变,标志着城市格局的大变迁。 在中国,镇级市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只不过在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后半阶段,城镇化的中心已经从“中小城镇”转向“中心城市、都市圈和城市群”,“撤镇设市”便具有了新的改革意义和现实意义。 据中国城镇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分析,目前我27个镇多为特大镇,所谓特大镇,即人口规模大,财政收入高、产业体量大。以苍南县龙港市为例,其早在2011年常住人口已经达到39.6万,已经达到了我国I型小城市的标准,使得镇一级的行政框架与城市发展规划管理已经不匹配,这也是龙港镇之所以“撤镇设市”率先升格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目前的行政体系下,镇一级所拥有的职权比较有限,大多数的行政管理权限主要集中于县市级,通过“撤镇设市”,可以下放事权、财权、保障用地等方面的职权,使得大型城镇可以在在城市规划、产业升级、体制改革方面实现重大突破。 借“撤镇设市”下放财权、事权,不仅破解了城镇化后半场之困,更破解了地方的资金和土地利益之争。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这背后更大的意义在于经济增长新活力的涌入。由于“小马拉大车”,目前这些大城镇相比于城市而言,大都处于未完全开发的状态,基础设施等城市开发建设都未饱和,从这个角度而言,产业集聚和房地产开发都不充分,那么城市行政等级升格带来的要素聚集和产业的开发,能够进一步带动行政区域内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就业。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虽然由于人口、财政和产业因素,“撤镇设市”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意义,但是,“撤镇设市”的城镇化绝不应该是为了盲目扩大城市规模或者搞工业建设下的仅仅农民户籍改变的假性城镇化,相反恰恰是因为进入了城镇化建设的后半段,更需要注意城镇化的真实性和现实意义。 因此,多层级、多模式并存的渐进式设市制度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假性城镇化的发生,比如采取撤县设市、撤镇设市、县下辖市这三种模式的渐进转化。不过,不得不提的是,这种渐进的“扩权”模式,必须以不限制城市的发展为前提,而这不仅需要统一标准的政策界定,更需结合现实状况进一步判断。 以温州龙港的扩权改革为例,2009年,龙港作为试点,扩充了土地使用权、财政支配、行政审批和事务管理权,两年后进一步探索了地权、财权、事权的相关配套政策,但是这样的扩权并并不能让龙港镇形成具有自主权的稳定机制,并不能根本的解决龙港镇城市发展的问题,如今的龙港通过“撤镇设市”厘清相关权责,真正拥有自主权,稳定了其权利。 随着国家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提出“稳步增设一批中小城市,落实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可以看出国家正在全国范围内深化新型城镇化,“撤镇设市”的速度有望提升,新型城镇化后半期的新经济增长点正在形成,这对于当前我国经济增长活力的恢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从这个角度看,“撤镇设市”的持续,也或将成为房地产周期转换的一个重要过渡,对于房地产行业而言是一个利好消息。

相关阅读
“撤镇设市” 解开城市发展自主权的禁锢[09:20]